政府的 Fintech 实验创新条例,符合创业者的需求吗?

政府的 Fintech 实验创新条例,符合创业者的需求吗?

金管会在今年 (西元 2017 年,以下同) 2 月 10 日提出「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」草案后,行政院也接续在今年 5 月 4 日公布修正通过后的版本。以下我们就分上下篇来聊聊这二个版本的主要十大差异,好让摩拳擦掌的创新业者先探个究竟。

    可申请进入沙盒实验的业务种类

行政院版草案第 3 条规定,只要是需要主管机关许可、「核准或特许」的金融业务,都可申请实验,相较下,金管会版只有须经它「许可」的金融业务才可申请,範围较窄 (但这比较像是金管会版的无意疏漏,而非有意为之)。

    申请应备资料

除了申请人及其管理阶层的身分及住居所等基本资料、资金来源说明、创新实验计画、资讯系统及安全控管作业说明、外部合作协议等资料外,行政院版草案另要求申请人必须说明「创新实验所涉金额」,包括参与实验者交付的资金、参实验者相互间的交易资金、参与实验者与申请人的交易资金,及相关实验的暴险总金额等。

此外,行政院版也要求申请人提出其「与参与实验者相互间契约之重要约定事项」,例如:参与实验的内容、範围,交易资讯的揭露、退出实验的机制、争议处理方式及其他权利义务。由此可见,行政院版更加注重参与实验者权益的保障。

    申请人及其主要管理人的资格

行政院版草案增加了第 5 条,参照《公司法》第 30 条及《银行负责人应具备资格条件兼职限制及应遵行事项準则》第 3 条第 6 项、第 11 款,规定申请人及其主要管理人的消极条件 (也就是若有上述法规规定的情事,就无法获准进入沙盒实验),若经金管会核准后才发生以上情形,金管会也得废止原来的核准。

显见,行政院对于申请人有严格的条件限制,用以降低、避免创新实验对消费者及社会发生损害之风险。

    创新实验计画的变更

行政院版草案另外增订了第 10 条,规定当申请人获准进入沙盒实验后,原则上不得变更其原先提出的创新实验计画,只有在不涉及该业务的重要事项、对参与实验者的权益也无重大影响时,才可例外检附相关文件向金管会申请核准或申报生效后变更之。

但在概念验证的阶段,正是创新业者最需要配合市场反映调整商业模式的时候 ,而这样的调整,是否符合上述规定所称「未涉及该实验金融业务之重要事项」,实有疑义。若完全封阻业者调整商业模式的可能,或是要求必须另外申请进入沙盒实验,反而失了《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》的立法美意了。

相反的,我国应可参考新加坡的监理沙盒规範,区分变更的业务内容是否涉及实质变更,若无,业者只需要事先通知金管会及顾客即可 (行政院版草案要求业者必须事先向金管会申请核准或申报生效);若有,业者才需要在一个月前向金管会申请,与此同时,业者还可持续进行原先的实验计画,等待金管会的审查结果 (行政院版草案规定业者在实验期间不可做此类变更,换言之,若想对业务内容作实质变更,可能得另案申请,重新跑申请、审查的漫长流程)。如此,才能顾及金融科技的创新动能。

    申请案件资讯的揭露

行政院版草案第 11 条,对于金管会就申请案件资讯的揭露,比起金管会版,有更明确的规定,只需揭露「经核准者」的名称、创新实验内容、期间、範围、排除适用之法规命令与行政规则及其他相关资讯,以兼顾社会大众权益与申请人商业机密的维护,值得肯定。

    未依限开办创新实验的资讯揭露

若申请人收受核准进入沙盒实验的通知三个月后,仍未开始办理实验,为避免排挤、妨碍其他同质性创新实验的申请,不仅该核准会失效,行政院版草案第 12 条更规定,金管会要在网站上揭露失效的日期及原因,以保障相关参与者的权益。

    金管会的义务

若创新实验的结果,具有创新性、可有效提升金融服务效率、可降低经营及使用成本、可提升金融消费者及企业权益时,除了金管会版草案所提及的,金管会应检讨研修现行相关法规不合宜之处、转介创新业者给相关机关 (构)、团体或辅导创业服务之基金外,行政院版草案第 17 条第 1 项还另课予金管会提供创业或策略合作协助的义务, 也就是替创新业者媒合与金融机构策略合作或投资的机会 。

    沙盒实验期间结束后到申请执照间的空窗期

针对金管会版原先未处理的问题—创新业者在沙盒实验后,若想要申请经营相关业务所需执照,在出了沙盒后到申请执照的空窗期,业者该如何适从?就此,行政院版草案第 17 条第 2 项规定,业者可在原沙盒实验期间届满前 2 个月,向金管会申请在原实验期间之后的最长 6 个月内,继续实验,且这段期间不计入原沙盒实验期间最长 6 个月+ 6 个月的限制 (也就是实验期间最长可达 18 个月),以便在这段期间内调整营业资格,达到经营金融特许业务的法定资格 (例如:最低实收资本额、最低资讯安全等级、相关从业员工应具备特定专业证照)。

换言之,创新业者在这多出来的最长 6 个月期间内,可一边调整营业资格、準备申请经营金融特许业务执照,一边继续经营相关业务,确实是有利的调整。

但美中不足的是,此调整仍无法解决业者在「具备法定资格后,向金管会申请取得执照间」的空窗期, 也就是说,从业者具备法定资格可向金管会递件申请执照、到金管会发给执照,甚至到开业的阶段,实务上仍会历经一段时间,短则几个月、长则一年以上都有可能 ,但依目前金管会及行政院版的规定,这段期间业者应该都无法适用沙盒的相关规定,这让业者在这段期间必须中断营业 (否则就触犯相关金融法规啦),实在是非常阻碍创新业务的发展啊!

    免徵规费

行政院版草案参考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规定,在第 20 条明定对于办理创新实验之申请、审查及核准等事项,均可免徵规费,藉此鼓励民间积极投入金融科技创新,以提升金融服务效率、增进公共利益。

    排除适用之法规範围及核准机关

相较于金管会版草案,就创新业者在沙盒实验期间可排除适用的「规定」,行政院版则明确规定「法规命令」和「行政规则」都在可排除适用的範围。至于可核准排除适用特定法规範的政府单位,金管会版是规定「金管会或其他机关(构)」,但实验申请的受理机构与主管机关既然都是金管会,所以行政院版草案第 26 条改为由金管会会商其他机关(构)同意后,再由其统一核准,确实较为合理。

但具体上有何法规範可能与不可能被排除适用,行政院版草案仍未说明,笔者期待后续在立法院审议时,立法委员们可参考新加坡的监理沙盒规範,具体例示个案上可能与不可能放宽的法规要求,一来,让考虑申请的业者可事先判断有没有耗费相当资源申请的必要,二来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节省金管会审查案件的行政资源。

行政院的沙盒政策对金融科技创新的推展,虽已有长足的贡献,但也并非没有隐忧。

更多的审查条件虽能够加强对消费者权益的保障, 但并非所有的金融科技业者,都能在初创时期就有完整的风险评估与因应手段 ,将高层级的风险评估和因应策略作为入门要求,有没有可能反而限缩了沙盒制度适用的可能,让《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》最后变成「殭尸法案」、一个看得到却吃不到的大饼呢?若果如此,那就真的是「呒采工」了!

——

、(下)〉。图片来源:pixabay, CC Licensed。)

相关推荐